|俗啦筆記|想現在。聽過去 No. 1 —— 英國的〈志明與春嬌〉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這個專欄,起因於我自己的一個體會:在人的五官中,耳朵是最念舊的。

 

我們永遠會喜歡自己年輕時喜歡的音樂,但當我們年紀漸長,耳朵卻很難聽得進去「年輕人」的音樂。

 

我們的耳朵永遠有潛力喜歡「過去的」音樂,即使從來沒聽過,但絕對沒辦法聽進去「未來的」音樂。

 

基於這兩個原因,我想跟大家分享,從晚近音樂的種種,回想過去聽的音樂的種種。這些討論,都會以一首我推薦值得一聽的歌為主軸,歌曲可能是華語歌也可能是英文歌。不過先說,我不是音樂咖,也沒什麼音樂素養,完全就是一個通俗聽眾,所以我推薦和討論的出發點就是一個俗啦!

 

好了,廢話少說,以下就是第一篇的「想現在。聽過去」。

 

***

No. 1
英國的〈志明與春嬌〉

五月天在他們的第一張創作專輯中有一首相當受歡迎的歌曲〈志明與春嬌〉,相信很多人都琅琅上口,不過也許只有鐵粉才會注意到這首歌有個英文別名Peter and Mary,這大概就是基於其菜市場名的意涵而取的吧?

近日碰巧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倒是讓我想起,英國也有一首〈志明與春嬌〉,但名字不是Peter and Mary,而是 “Johnny and Mary”(順便一提,其實Johnny應該才是英美通俗文化中男生菜市場名的代表)。

“Johnny and Mary” 是已故英國男歌手Robert Palmer創作與演唱的歌曲,發行於1980年。這首歌當時在西方各國流行歌曲排行榜上的成績並不算非常突出,英國單曲榜只爬到第44名。

不過,關於這首歌值不值得一聽,有兩件事情或許可以參考。第一,整個1980年代到1990年代, “Johnny and Mary” 都是歐洲最受歡迎的國民車種之一,法國出產的雷諾汽車的廣告主題曲。第二,從Palmer發表這首歌之後,幾年之內就陸續有其他歌手翻唱,而且翻唱版本一直延續到21世紀,數量之多,應該也可以在最多翻唱的歌曲榜上有名。

這裡還是讓我們先回到Robert Palmer和 “Johnny and Mary” 吧。Robert Palmer 1949年出生於英國約克郡,不過由於父親是英國海軍軍官的關係,他的童年大部分在地中海的島國馬爾他度過,直到青少年時期才又回到英國;這跟他的音樂創作總是不拘一格,經常融合多種音樂類型,或許不無關係。

Robert Palmer的音樂啟蒙明顯受到美國黑人靈魂與藍調音樂的影響,並經常表現在他的許多作品裡,這讓我們想起當時另外兩位有著類似音樂基底的英國男歌手David Bowie和Bryan Ferry。美國女歌手Rickie Lee Jones 稱這些融合黑人音樂特色的白人男歌手是white-boy cool(忍不住想要一提的是,這三個人真的都很帥,而且很會穿衣服,穿西裝唱歌時尤其帥爆……)。

 


圖一:1970年代英國White Boy Cool代表:Palmer、Bowie、Ferry(由左至右)

 

然而,比起Bowie和Ferry在1970年代就已經大放異彩,Palmer雖然也在1974年發行他的第一張個人專輯,但卻一直要到1980年代中期,他才算是晉升到巨星的地位。1986年發行的單曲 “Addicted to Love” 不僅讓他在排行榜和音樂獎項上大獲成功,由英國攝影家Terence Donovan 操刀的MV更是引起超高熱度的討論和注目,MV中的美學風格甚至成為他深烙人心的招牌形象(也招來部分女性主義者「物化女體」的批判。另外,他在當時加入一個超級樂團Power Station,都是可能的後續文章題目,在此暫且打住。)

 


圖二:Addicted to Love (Robert Palmer, 1986)

 

不過,我個人覺得在要紅不紅的1970年代末、80年代初那段時間,Palmer的音樂創作是最有意思的。他當時似乎處在英國搖滾樂、美國黑人音樂、加勒比海雷鬼樂,以及方興未艾的英國New Wave(新浪潮)音樂的交流融會、相互衝擊的狀態,有一些很有創意而且又很耐聽的作品,”Johnny and Mary”就是其中之一。

“Johnny and Mary” 由電子鼓和合成器音效組成主要旋律,證明Palmer也能夠充分駕馭New Wave的電子風格,但特別的是,在如此明快躍動的節奏背景下,Palmer竟用了異常低沈、收斂和無奈的唱腔來演繹歌詞,於是形成了一種極具反差的矛盾和詭異氛圍。《衛報》形容這首歌「有夠暗黑」(strikingly sombre),在我看來是最好的讚美。下面就讓我們來欣賞一下這首歌吧!(順道一提,MV的美學跟他1980年代中期的MV看似不同,但形式主義的特徵卻可以說一脈相承,MV中Johnny和Mary的黑白默劇,讓人不禁想起1920年德國表現主義經典電影《卡里加利博士的小屋》)。

 

 

不過,這首歌的黑暗成分,還是得歸功(?)於歌詞,這也是為什麼「志明與春嬌」這種平凡世間男女的主旨會讓我聯想到這首歌的原因。Palmer的歌詞寫得很好,推薦大家慢慢欣賞一下(我的中文翻譯,故意用了志明和春嬌當做男女主角的名字)。

 

Johnny’s always running around  志明總是忙東忙西尋尋覓覓
Trying to find certainty  想要一種確定感
He needs all the world to confirm  他想要全世界的確認
That he ain’t lonely  證明自己並不孤單
Mary counts the walls  春嬌環顧四壁
Knows he tires easily  知道他很快就會厭倦

 

Johnny thinks the world would be right  志明以為只要人們相信他
If it could buy truth from him  就會知道他是對的
Mary says he changes his mind more than a woman  春嬌卻說 他比女人還三心二意
But she made her bed  其實她也是自己騙自己
Even when the chance was slim  卻心知肚明

 

Johnny says he’s willing to learn  志明說自己什麼都願意學
When he decides he’s a fool  只要他承認自己是笨蛋
Johnny says he’ll live anywhere 志明說自己願意隨遇而安
when he earns time to  只要他能夠真的停下來
Mary combs her hair  春嬌自顧梳著頭髮  說
Says she should be used to it  我早就習慣了
Mary always hedges her bets  春嬌總是賭上她的全部
She never knows what to think  不加思索
She says that he still acts like he is being discovered  她還說他行事詭異
Scared that he’ll be caught  好像怕被人揭穿什麼
Without a second thought  莽莽撞撞
Running around  忙東忙西 尋尋覓覓

 

Johnny feels he’s wasting his breath  志明覺得自己在浪費時間
Trying to talk sense to her 想要跟春嬌好好談一談
Mary says he’s lacking a real sense of proportion 春嬌說他不切實際‭ ‬不知輕重
so she combs her hair 於是 自顧自地梳著頭髮‭ ‬
Knows he tires easily 知道他很快就會厭倦

 

Johnny’s always running around  志明總是忙東忙西尋尋覓覓
Trying to find certainty 想要一種確定感
He needs all the world to confirm  他想要全世界的確認
That he ain’t lonely  證明自己並不孤單
Mary counts the walls  春嬌環顧四壁‭ ‬說
Says she should be used to it 我早就習慣了


Johnny’s always running around
  志明總是忙東忙西
Running around 尋尋覓覓

 


多麼平凡、無奈又寫實到令人膽顫心驚,繼而絕望到想死的世間情啊!
而這樣的歌詞,跟電子樂器譜成的明快旋律、Palmer要死不活卻又充滿磁性的歌聲結合起來,令人一聽難忘。

這首歌的後座力強大,從後續翻唱者絡繹不絕就可以看出。不過,絕大部分的翻唱,都是凸顯明快節奏的那個部分,而缺乏Palmer運用演唱技巧所傳達出來的黑暗無奈;我尤其對於女歌手的演繹期待很高(想聽聽看從女性角度如何詮釋這種世間情),但失望也更大,因為她們反而選擇不善用陰柔特質。前者比較具代表性的無疑是百憂解(Placebo)的版本,而後者當然就是Tina Turner了(當然那完全就是一路奔放到底的Tina Turner)。

這邊我只想特別推薦兩個翻唱版本。第一個是由英國爵士吉他手Martin Taylor的器樂演奏版本,添加拉丁風味之後的這個版本,雖然沒有原版的黑暗矛盾特色,但因為不需要併同歌詞接收,另有悅耳動聽之處,而且前面提到的雷諾汽車也在1990年代的廣告中用了這個版本當配樂。

 

 

另外一個版本是挪威DJ Todd Terje 在2014年推出的。Todd Terje邀請負責演唱的是哪位歌手呢?就是前面提到white-boy cool代表之一,資深英國男歌手Bryan Ferry。Todd Terje融合北歐後搖滾音樂的飄渺悠遠意境,與Ferry從1970年代即著稱的獨特空靈嗓音,不只把Johnny and Mary改造成完全不同的一首歌,也把歌詞裡的無奈悲傷演繹到極致(MV也很值得一看)。

本文所說white-boy cool 三人中最年輕的Robert Palmer過世最早,2003年因心臟病在巴黎猝死,讓許多歌迷遺憾不已。早他兩年出生的David Bowie,則是在2016年與世長辭,也是走得突然。倒是1945年出生的Bryan Ferry至今健在,還在他69歲之時重新演繹了1980年的這首 “Johnny and Mary”;這其間音樂、人生、時代的糾結和感嘆,就讓我們聽著這個版本來體會吧!

 

 


 

下篇預告:現在的年輕人都是玻璃心~

魏玓

魏玓

在交大傳科系教書和做研究。
最想有空好好看一場電影、讀一本書,或聽一首歌,
然後最近正在忙這尋找實現的方法。
魏玓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About 魏玓

在交大傳科系教書和做研究。 最想有空好好看一場電影、讀一本書,或聽一首歌, 然後最近正在忙這尋找實現的方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