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啦筆記|想現在。聽過去 No. 2 —— 玻璃心就是戀愛心(上)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近幾年來「玻璃心」這個詞很是流行。因為在學校當老師的關係,也常聽見同僚們使用,例句型:「我只不過……他就……真是玻璃心欸!」

 

範例:「我只不過在OOO的期末報告寫了幾句中肯的評語,他就難過了好幾天,真是玻璃心欸!」

 

呃……

 

***

 

關於玻璃心這個詞,有一說是大約兩、三年前從對岸先流行起來的。目前一般常用的意思,大概是指某個人心志比較脆弱敏感,很容易因為一個小挫折(也許根本稱不上挫折)或一點小刺激(其實只是旁人的有話直說)就難過,甚至崩潰。

 

這樣的用法,多少帶有貶意。說人家是玻璃心,不管是同情還是不同情,意味著對方太過脆弱、不夠堅強。所以有時候會見到「大人們」或媒體上用玻璃心來描述年輕人;這當然透露出「大人們」的某種源自於「經常忘了自己曾經也是「年輕人」的偏見,不過這個問題我們暫且不談吧。

 

但我可以確定的是,玻璃心這個詞,絕對不是近幾年才出現的──至少在我還是「年輕人」(咦?)的時候就有了,而且意思也不大一樣。而我的理解,全部是從流行音樂來的。

 

我們就先從中文歌曲談起……沒錯,如果你很快地想起這首歌名就叫做〈玻璃心〉的歌,恭喜你!因為至少有87%的機率你的年紀已經超過45歲(咳、咳…)。

 

這是1985年玉女偶像歌手楊林發行的同名專輯中的主打歌。玉女偶像,有這種偶像嗎?有的,各位年輕朋友可能不知道(但知道的人請不要假裝不知道),這是1980、1990年代台灣流行文化產業的特產(但是我們這裡不打算展開這個題目,請期待後續)。總之,望文生義,這是一種具有玉女特質的特殊偶像類型。玉女者何?清純美女也。清純者何?我其實也不知,但一般人似乎都知。先看看當時楊林的造型。

 

圖一:1980年代楊林造型。

 

楊林17歲剛出道時,唱片公司本想讓她走俏皮小男生路線,但不成功,後來改走玉女路線,立刻竄紅,成為「玉女派歌星」代表,而〈玻璃心〉就是她轉型成功的關鍵之一。這首歌由創作男歌手齊秦作詞作曲,據說是他紀念年輕時一段「沒有處理好的感情」。這首歌的曲調簡單,容易入耳,歌詞更是通俗。(因為專欄才剛開始,這裡要再說明一次:在我的寫作範圍裡,「通俗」或「俗」絕對不是負面意義的形容詞或代名詞喔!至於其意義到底是什麼,邊看專欄應該就邊知道了!)

 

齊秦的詞是這樣寫的:

 

讓我再一次握你的手,讓我再一次親吻你的臉;

順著我臉龐滑下的是我的淚,在我胸中跳動地是我的心。

讓我再一次握你的手,讓我再一次親吻你的臉;

順著我臉龐滑下的是我的淚,在我胸中刺痛地是我的心。

愛人的心是玻璃做的,既已破碎了,就難以再癒合。

就像那支摔破的吉他, 再也聽不到那原來的音色。

 

其實這首詞寫得還是不錯的。玻璃心,其實就是戀愛的心。戀愛時的心,隨著愛人的心波動,也隨著愛人的愛而發熱或破碎。用吉他來做比喻,雖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夠親身體驗,但很傳神。然而齊秦最神來一筆的地方,還在後面。他竟然接著寫下:

 

Do Re Mi Do Re Mi Do Re Mi

Do Re

Do Re Mi Do Re Mi Do Re Mi

Do Do

 

什麼?這也可以當歌詞?當然,你可以說這是因為接上前面說「吉他的音色」,但問題是,到底這個吉他的音色是準還不準?照理講,因為「回不到本來的音色」了嘛,所以應該就是不準。可是這畢竟是唱歌的專業,就算是通俗流行音樂也得唱準啊?那不是矛盾了?

 

這個矛盾還因為演唱者楊林而顯得更加詭譎。其實,當時許多人心知肚明,做為一個歌星,楊林唱歌功力平平,肯定不是唱將類的歌星。只是迷弟迷妹們,著迷於楊林的清純美貌、氣質出眾,哪會在意太多?只是,即使不懂唱歌的我們也知道,音唱不準時還有歌詞掩護,但是如果歌詞就只有Do Re Mi,又是那麼慢的節奏,音準不就更容易破綻百出了嗎?那齊秦到底打什麼算盤?他希望楊林唱準,還是乾脆唱不準呢?

 

這個懸案,就讓它一直是懸案吧!因為〈玻璃心〉大紅了呀!所以答案就在楊林的演唱之中!

 

以下提供兩個版本,一個是只有歌,沒有MV,這樣可以更仔細聽楊林的演唱。另外一個是電視台棚內的演唱版,要欣賞楊林的玉女純情、楚楚可憐,就點這一個來看吧。

 

 

 

就讓我們在這樣純真的玉女偶像歌聲中,為本文用做幾個暫時的結尾:

 

第一,楊林在1990年代轉型,不再當玉女偶像,增添嫵媚性感,並把表演範圍擴大到電視和電影,甚至寫書,還是迷倒很多人。2003年楊林宣布退出演藝圈,改行當畫家。這期間,她的戀愛緋聞不少,(楊林和迷哥迷弟們的)玻璃心也碎了一地了吧!(為免勾起傷心事,對這些緋聞有興趣的讀者,還煩請自己去孤狗了,不過,如果可以不要,還是別浪費時間囉!)

 

圖二:楊林1993年專輯《情人》封面。

 

第二,齊秦本人後來自己也重唱了〈玻璃心〉,而且還重唱兩次。但我覺得還是楊林的版本有意思,所以就不介紹討論了。更年輕的朋友可能還會提醒我,欸,你、你、你知道最近還有一首〈玻璃心〉嗎?我知道喔!是艾怡良2019年的最新單曲,但一樣,我不喜歡(抱歉),所以介紹請免。

 

最後一件事,回到本文一開頭的「玻璃心」定義問題。一個流行語的使用,很難說有什麼對錯,也很難預料和控制;不過,我覺得,玻璃心這個詞真的還是用來形容戀愛中的人最恰當,其他的應用就容易產生誤解。

 

當然,雖說戀愛心總是玻璃心,但在歌曲中的表現方式不會只有一種。聽過了楊林的〈玻璃心〉,接下來我們就要看看西洋的玻璃心了。

 


 

下篇預告:玻璃心就是戀愛心(下)

 

魏玓

魏玓

在交大傳科系教書和做研究。
最想有空好好看一場電影、讀一本書,或聽一首歌,
然後最近正在忙這尋找實現的方法。
魏玓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About 魏玓

在交大傳科系教書和做研究。 最想有空好好看一場電影、讀一本書,或聽一首歌, 然後最近正在忙這尋找實現的方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