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誌寫手|Kumi|前方電影拍攝中請改道

1987。高中玩的是康輔社,大學念的是政治;喜歡踢足球,支持阿森納足球隊。高中籌備畢業典禮時拿了家裡的DV拍同學做木工,自學起剪接工作花絮成為人 生的第一次影像創作;對於影像能傳達給觀眾的感知感動之無窮無盡,一直著迷至今。這輩子只做過拍片這份工作,未來也不會停止。

共誌寫手|島本|問編輯一個問題

對書寫斤斤計較但錯字很多,是編輯界的爆竹。除了文字沒有其他技能。想當特務卻當了 9 年編輯,想養獅子卻養了一隻貓。相信智慧比外貌還重要,但離不開放大片。最喜歡善良的朋友,聰明的情人,以及各種溫柔的對待。

共誌寫手|林君襄|本宮也還在思考

生性霸道又樂於思辨。愛貓,愛電影,他們都有深度和神祕感;厭惡豬肉和財大氣粗的人,它們有一樣的惱人氣味。從小在熙來攘往的美髮店打滾,觀察奇人軼聞已是成長的DNA,一天不死,這DNA也只好繼續作用。

共誌寫手|林組長|銀色蜘蛛網

商機有限,喜樂無常,影視圈就像一張網,讓人掙不開也逃不脫,一如蜘蛛活在自己編織的網中,吞噬獵物,也等著被獵物吞噬。在這影視這塊大餅中,幕後人員始終扮演著苦命的角色,擺脫不了依附觀眾的命運,一如困在網中的蜘蛛,這張糾結著大銀幕愛恨情仇的網,我們稱之為-銀色蜘蛛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