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受夠了…與淚同行

本來不是很想花力氣寫《與神同行》,因為覺得不需要再幫它宣傳。但是前幾天看到王浩威也讚不絕口,甚至說看完這部電影動搖了他長久以來不喜歡韓國的情意結。覺得真是不可思議,那就,還是說一下好了。

最後一滴血…觀音

日前刊出的〈《血觀音》機關算盡?就是沒算這一件……〉一文獲得許多朋友的閱讀和回應,除了很感謝大家並希望能夠繼續支持《共誌》,我覺得也有義務要再補充一些資訊。但這會是我個人對《血觀音》的最後論說了。

植劇場的一年後

走過一年後,戲有下檔的時候。植劇場留下什麼?特別對於瀕臨創作人才、觀眾大量流失的電視圈,植劇場的經驗特殊嗎?以一個最近重拾看電視樂趣的觀眾角度來說,我注意到的反倒不是個別內容的特殊性,而是制度上的特殊性。

「豬哥亮們」的演出不只是一場秀

豬哥亮一生起起落落、精彩萬分,留下的作品是台灣娛樂文化的重要印記。像他這樣從泥土鑽出來的主持人有著豐富的人生閱歷,以致能輕易地掌握觀眾的心理與需求,也讓過去以歌星為主體的秀場有了改變,主持人不再只是串場角色,反而成了節目的主角、主秀,甚至是粉絲追逐的巨星,黑幫手中的搖錢樹。

|動見|責任制 逼記者用生命護球

勞動部25日討論報業同業公會(資方)提出的罕見特例,希望將奧運等國外採訪納入「責任制」。若把特例當通例,逼著記者在各種出國採訪時都得長期緊繃拼命,那麼無異要記者們每天都「用生命護球」。把所有的新聞工作都看成責任制,長期來說也將戕害記者的身心健康、拉低媒體的報導品質,因此勞動主管機關應該要慎重審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