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見|責任制 逼記者用生命護球

勞動部25日討論報業同業公會(資方)提出的罕見特例,希望將奧運等國外採訪納入「責任制」。若把特例當通例,逼著記者在各種出國採訪時都得長期緊繃拼命,那麼無異要記者們每天都「用生命護球」。把所有的新聞工作都看成責任制,長期來說也將戕害記者的身心健康、拉低媒體的報導品質,因此勞動主管機關應該要慎重審核。

|動見|酸徐重仁,或就地抗爭?《勞動之王》教我們的事

《勞動之王》是台灣電視半世紀多以來,第一部宣示勞動意識的電視劇。劇中許多上班族在強調「吃苦就是吃補」的職場文化中過勞,而照章行事的政府機關往往無法落實法規,因此勞工必須透過抗爭發聲,才能爭取到應有權益。雖然尚有進步空間,《勞動之王》仍在主題上跨出一大步,將我們多數人面對的壓迫日常與就地抗爭的可能,拍成大眾形式的偶像劇。

|電視輓歌說故事|第四話 劉真與台灣公共廣電擘劃失之交臂

台灣電視文獻中,劉真並非檯面人物,但在師範大學圖書館對面的舊址大門正面 (façade) 保留,可以說是最雅緻的劉真努力代表。劉真在2012年逝世,活了99歲,應該也看到了公共電視成立與公共化運動對華視的改革。歷史回顧供我們嘆息也讓我們珍惜,保留這些不簡單的歷史成就,周知當代青年,就是一個務實作法。

天問:政府為何不造「文化航空母艦」?

去年九月,文化部長鄭麗君在「行政院文化會報」提報,宣告要整合資源,綢繆「公共廣播電視集團」(Taiwan Broadcasting System, TBS)的未來。上周末(3/25),「二○一七年全國文化會議」的分區論壇登場,就從屏東開始。那麼,預定九月要召開的大會,政府是不是會隆重宣布要由TBS克服艱難,執行使命、推動「文化航空母艦」的雄圖大業?若是沒有合理進境,必有緣故,信手列舉四端。

|電視輓歌說故事|台灣公共廣電的始祖是「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未掌時代契機反被時潮滅頂

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我已經是一個「電視兒童」,所以《寒流》是一個驚心動魄的收視經驗,充滿了邪惡本質的誇大,與毒辣的劇情,還有神奇的反共之師正義之舉。聯播時代,頭尾還會放三分鐘的軍歌欣賞,或者是愛國歌曲、國民生活禮儀教唱;我還學了不少歌曲,可見教化力量之大。當年的聯播時代,強迫收視、視聽規模、集中效果,都堪稱是傳播利器。

|電視輓歌說故事|崔小萍‧顧正秋‧李荊蓀‧還原台灣公共廣電制度本來應有的文化資產

本文以中國廣播公司做為連結,從三本書(三個人)談起台灣公共廣播電視制度。如果當時民主當道,崔小萍、顧正秋、李荊蓀等人都應該是台灣公共廣電制度可以發揚的文化表徵與資產。希望透過歷史檢視,肯定我們作為亞太華人民主國,本來就有的文化潛能,以致過去雖已逝,但是相信來者還可追。

除了歷史,還有美學素養—也談納粹扮裝事件

近年台灣社會中充斥各種扮裝活動,而這些活動,通常也就只是扮裝、娛樂一下。新竹光復中學學生扮裝納粹軍團引起軒然大波,除了歷史、正義與人權概念的認知不足,也反應台灣社會美學涵養不足的問題。這起事件背後有太多問題需要檢討,誰都可以指責他們,就是政府不該。教育難道不是政府的事情?讓他們擴大影響力的最好辦法,就是要求(那只會要求別人的)政府,趕緊在教育和文化、傳播政策上做出改善。否則,納粹扮裝事件,絕對不會是第一件。

要做 就做全套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日前提出黃金時段播放本國自製內容的草案,並於8日召開公聽會。會中正反意見皆有。筆者認為,對自製內容的管制是重要一步,但仍需整體政策配套,才可厚植吾國影視產業。

當川普不再是川普

這是美國史上最負面的選舉,卻也是史上最吸睛的選舉。各大新聞台靠著總統大選這場長達一年半的「政治實境秀」,收視率向上飆升。儘管在勝負未定之時,就有不少美媒已經悲觀表示,這是美國史上最糟糕的一場選舉,美國民主是最大輸家!在這次選傳「川普」二字也從曾經是豪奢的同義字,變成是白人優越主義 (或集體焦慮)、男性沙文主義、以及反全球化的縮寫…

為何台灣不能有自己的BBC

台灣在短短20幾年不流血實現民主,放諸人類歷史堪稱奇葩,千萬不要低估台灣社會與人民涵融進步、接受改變的能力。對於第六屆公視董事會的思考亦然,揚棄舊思維,掌握新情勢,希望能糾集更多同道,努力把公視推向影視音創製龍頭、人才育成基地、資源流通平台的另一境界。

從回收中廣頻率看 轉型正義大不易

中廣頻率回收風波讓人深刻體會轉型正義執行之不易,以藍綠鬥爭混淆事實者有之,訴求生計轉移焦點者有之,揚言聽眾權益受損舞弄民粹者有之,當媒體們忙於進行各種去脈絡、有聞必錄的新聞報導時,期待正義來臨的人們卻無法不憂慮地聽見其腳步的遲疑。

投打對決|台劇讓我們成為失憶的人? ── 回應馬欣對台劇的評論

前陣子(6/2)馬欣在娛樂重擊的專欄發表了"從日劇《重版出來》、韓劇《戲子》,看台劇真有拍出年輕人身影嗎?"一文。我非常認同馬欣在該篇文章結尾時所說的,戲劇是「我們共同記憶某一個年代,以及他國人怎麼看我們的重要標的。」但這句話所呈現的顯然是某個因素造就的結果,這個因素是什麼?正是為什麼我不能認同該文章對於台劇的批評的癥結所在。

洪素珠事件與公民新聞的「再進化」

洪素珠在臉書發表辱罵榮民的影片,引發輿論譁然,更因為她具有公視公民新聞平台(PeoPo)會員身份、過去在PeoPo發表的數篇影片被檢舉分裂族群,使得公民新聞的開放制度遭到質疑;而公視在事發後指PeoPo僅提供平台、內容由公民記者負責的說法,也遭外界譏諷為「切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