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這世界|不只有良心,還想要改變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觀後心得

被《時代雜誌》稱為「印度良心」的印度知名演員阿米爾.罕(Aamir Khan)最新上映的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Dangal)大受好評,在台票房創下佳績。《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呈現給觀眾的,是迂腐的體育制度、父女情深,和印度女性社會地位風貌的一角。

共誌寫手|Yun|對我來說這世界

從社會學到傳播,在學習過程中不斷詰問自身,找尋不同角度觀看這世界。喜歡文學、繪畫、電影和音樂,相信藝術的本質最終都將回歸生活。

共誌寫手|賈畸|厭世繪

Misanthrope.
總覺得自己與世界格格不入,最後把結論歸納於社會上的笨蛋太多。
漸漸地習慣吞噬人們的愚蠢,豢養自己心中的怪物。

守護票房守護你─《神力女超人》

像極了在激昂主題曲中,橫空出場幫蝙蝠俠與超人擋下外星怪物「毀滅日」(Doomsday)攻勢的帥氣,《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個人電影,也終於止住《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以來,外界對DC系列電影的萬千砲火,替年底的《正義聯盟》穩住陣腳,也準備對Marvel吹起反攻號角。

|土裡吐氣|頭頂的時尚—頭巾

生活在土耳其,該不該戴頭巾?婦女的頭巾是伊斯蘭社會的象徵,在土耳其傳統文化裡,也是相當重要的服飾配件。如今,在土耳其戴不戴頭巾,是個人的選擇,也是社會風氣的一大指標。除了「遮住無與倫比的美麗」外,頭巾也展示婦女們的衣著品味,跟所處的城市也有相當大的關係呢!

「豬哥亮們」的演出不只是一場秀

豬哥亮一生起起落落、精彩萬分,留下的作品是台灣娛樂文化的重要印記。像他這樣從泥土鑽出來的主持人有著豐富的人生閱歷,以致能輕易地掌握觀眾的心理與需求,也讓過去以歌星為主體的秀場有了改變,主持人不再只是串場角色,反而成了節目的主角、主秀,甚至是粉絲追逐的巨星,黑幫手中的搖錢樹。

|鳳梨酥換宿中@yokohama|極品下流少女再復出 挑釁與懺情並存的樂章

一年前,2男2女的4人編制樂團「極品下流少女」(ゲスの極み乙女),就算沒怎麼在聽日本音樂的人,也因為主唱川谷繪音與日本混血女星貝琪爆出了不倫戀而略有耳聞。沉寂一段時間後,極品下流少女5月將推出專輯《達磨林檎》。身為樂迷,到底該以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舞台上醜聞形象纏身的表演者呢?我,會是那個懂的人嗎?

|再次重逢的世界|壞女人,慢走不送

「2016」年對韓國社會具有什麼意義?4月的國會選舉、6月因英國脫歐公投Brexit帶來的經濟影響、8月里約奧運開幕都在其中;而最後三個月的新聞不意外地都在同一個主角身上,從10月的崔順實介入朴槿惠演說文、11月朴槿惠對國民道歉,到12月倒朴燭光聚會,看的出來2016年年末可說是韓國國內政治與社會大為動盪的時期。

|再次重逢的世界|Remember 4.16

4月16日,一個令韓國人心痛至極、無法忘懷的日子。《Yellow Ocean》以4月16日發生的世越號事件作為歌曲主題,創作者之一18歲高中生張承煥,正好與事發當年不幸罹難的學生同齡。即便創作的主題為「2016」(年),也希望大眾不要忘記2014年曾有兩百多名高中生,隨著一艘名為世越號的船隻,沉沒在大海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