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這世界|對家的無盡依戀——《骨妹》

《骨妹》以澳門回歸作為劇情的轉捩點,控訴澳門的劇烈變遷,使得電影多了一分政治隱喻,然而導演徐欣羨以女性敘事的柔和力道,傾訴著無限的牽掛,講述了一個溫柔、暖心的愛情故事,故事中深情款款的是詩詩和靈靈,同時也是導演的家鄉澳門,無論澳門是好是壞,都是導演和主角心中無可取代的歸屬。

共誌寫手|馮銘如|丁丁的西西歷險記

一個喜歡畫畫和旅行的人。自有記憶以來就很喜歡畫畫,上大學後愛上登山、旅行,渴望靠著自己的雙腳走向遠方。曾經是人類學學徒,後學習藝術創作,喜歡隨手記下旅途所見,以簡單的線條及直觀的手法作畫。目前主要的創作為油畫、壁畫,在丁丁畫室教小朋友畫畫,還有…發揚丁丁精神!

植劇場的一年後

走過一年後,戲有下檔的時候。植劇場留下什麼?特別對於瀕臨創作人才、觀眾大量流失的電視圈,植劇場的經驗特殊嗎?以一個最近重拾看電視樂趣的觀眾角度來說,我注意到的反倒不是個別內容的特殊性,而是制度上的特殊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