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世繪|26歲的超級菜鳥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很、焦、慮。

 

做為一個26歲才初入職場的超級菜鳥來說,活了那麼久突然之間要真正步入社會實在令人焦慮得想尖叫。先不說找工作時四處被以「沒經驗」為由洗臉,還要承受各種不合理的低薪轟炸,在興趣跟(還不用養家)餬口之間,到底要如何抉擇真的是超級無敵糾結。

忘了說,我是做企劃的。不得不抱怨一下,像這樣的創意產業真的常常被認為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可以勝任,彷彿只要有腦就可以想出有趣的企劃案一樣。只是腦袋人人有,真正有在使用的比例卻少之又少啊!要是腦袋可以競標,應該有很多人可以靠著光滑無皺褶的腦致富一番。

 

光滑無皺褶的腦。

 

雖然起步得比同儕晚,慶幸的是自己運氣還不錯,一路上有許多貴人相助,倒也獲得不少面試機會。但面試過程又是風風雨雨,在希望自己盡力表現不要讓推薦人丟臉的前提下,我往往會把自己的招牌砸得徹底,最經典的例子就是我去某電腦大廠面試的故事了。

前一晚填了密密麻麻的性向測驗後,面試當天一早我就穿上套裝,步履蹣跚(高跟鞋真的很難走)地想辦法移動到指定的集合地點。進到擁擠的小隔間後又是無止盡地語文測驗和各種等待,原先已經很害怕封閉空間與陌生人的我,這時候神經緊繃已到達臨界點,心中只能期待自己待會兒不要迸出不得體的話。過了大概像新竹開車到桃園那麼久(很精準),終於其他面試者陸續離開,輪到我上場了!誰知道走進來的面試官是所上僅有幾面之緣的學姊,這下我可完全無法專心了。

喔喔喔喔喔如果我表現很差怎麼辦?
天啊啊啊啊要是我說了蠢話她是不是會馬上跟老師講?
怎麼會是學姊啊那這樣我表現不好的話老師就會馬上知道了啊!
我這樣不就是要紮紮實實給老師丟臉了嗎?
怎麼辦怎麼辦我好焦慮嗚嗚嗚嗚

 

啊啊啊啊啊。

 

大概就是這些句子不斷在我腦海中奔跑,也造就了有史以來講話最不連貫的一天。支吾的程度彷彿我不是中文使用者一般,沒有一個句子是可以好好回答的(然後上述的焦慮字句就以72p的大小占據我的思緒)。

學姊也是面試得頗為無奈。到了最後,她翻翻我的資料:「妳覺得,自己是個有條理的人嗎?」

天啊這是什麼問題?為了扳回一城,我馬上自信滿滿地告訴她,我自覺是非常有條理的人,心裡想著哼哼終於可以讓自己有點面子了,一定要趁勢把剛剛丟的臉通通贏回來。

「因為妳的性向測驗啊,結果顯示條理性為零。」

……
……
……
會議室寂靜了一會兒,我覺得自己的人生也瞬間歸零了。

「呃,我真的很有條理。例如…就是…像我很會統整自己的想法…然後傳達…欸…有條理地講給人家聽…」我的聲音越來越小,心中的吶喊越來愈大:我的老天啊妳到底在說什麼!快給我閉嘴(搖肩膀)!這段話只是顯露出來妳到底多沒條理而已啊啊啊啊啊啊讓我逃離這個地方吧拜託!

「…好喔。那今天的面試就到這邊,有結果人資就會連絡妳。」送我出門的時候學姊不忘保持和藹可親的笑容。而我內心的小劇場雖然已經演到哈姆雷特等級了,臉上依然掛著(看似)專業的微笑。至少在離開公司時,替自己留點最後的尊嚴。

然後,當然就沒有然後了(不過後來有被推薦我的老師拿菜單敲頭問我當天到底在幹嘛,學姊還多次跟他確認,我真的是老師推薦來的人嗎)。

26歲了,還是職場菜鳥。我與我的零條理性,就這樣不斷去荼毒其他公司的面試官。

(預知後事如何,請見下回分解)

 

26歲了,還是職場菜鳥。
賈畸

賈畸

Misanthrope.
總覺得自己與世界格格不入,最後把結論歸納於社會上的笨蛋太多。
漸漸地習慣吞噬人們的愚蠢,豢養自己心中的怪物。
賈畸

Latest posts by 賈畸 (see all)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About 賈畸

Misanthrope. 總覺得自己與世界格格不入,最後把結論歸納於社會上的笨蛋太多。 漸漸地習慣吞噬人們的愚蠢,豢養自己心中的怪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