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重逢的世界|觀音染血,真實無愛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文章中後段有劇情雷,請小心!】

 

 

其實我不是個常看電影的人,尤其跟身邊許多本身就是在影視產業、或者是傳媒產業工作的朋友比起來,多半就是個會跟風偶爾看幾部時下熱門或是拿獎的電影。

《血觀音》就是在今年金馬獎落幕後,衝著拿下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角以及最佳女配角三項大獎,於是就和朋友臨時約了在金馬獎頒獎隔天的下午,到信義威秀觀賞此片,沒想到剛好碰上劇中三位主要演員:惠英紅、吳可熙與文淇出席映後座談的場次;看到三位演員(其中還有兩位是剛出爐的金馬獎得主)出現在台前,全場觀眾都十分驚喜,雖然沒有進行很長的問答,但惠英紅在拍完大合照,演員群準備離場前,又回頭用手圍在嘴邊權充擴音器(因為工作人員早已收走麥克風),對著全場喊著:「電影就是要打開給你們看真實的東西!」這句話令我印象十分深刻(大概也是因為這是唯一一段有用手機錄起來的畫面,剩下時間都忙著欣賞三位演員的風采,完全忘記要拍照或是錄影)。

 


演員:惠英紅、吳可熙與文淇出席《血觀音》映後座談。圖/取自血觀音Facebook粉絲專頁

 

離開電影院後,一直在思考這句「真實的東西」到底指的是什麼?然後想起電影剛結束時,坐在旁邊某位不認識的阿姨,起身時說出的第一句心得就是:「感覺不像在看電影,像在看八點檔連續劇。」忽然可以體會這位阿姨的感想。從《血觀音》的劇情上的確可以看到許多台劇八點檔的影子,超貸、土地開發、滅門血案像是鄉土劇,棠家三代以及幾位官夫人的勾心鬥角又像是早期的花系列;再加上演員陣容,先是有早期花系列的常客陳莎莉,又有以台語八點檔而廣為人知的陳珮騏(當然還有傅子純),要不聯想到八點檔還真是難。

可是這些劇情終究只是載具,即使仍描寫出了台灣社會許多檯面下的黑暗面,但導演楊雅喆在不同的專訪中不斷強調的,這部電影的創作概念是由「無愛」出發,也才有了電影最後的這段話:「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無愛的未來。」所以不論是那近似鄉土劇的故事背景,或是花系列似的「婦黑學」,都是用來乘載著「無愛」;而且越是仔細回想劇情,就越難不正視片中到處充斥著的「無愛」。

 

越是仔細回想劇情,就越難不正視片中到處充斥著的「無愛」。

 

----------✲以下有雷,慎入✲----------

 

棠夫人對棠寧(大抵上)是無愛的,所以讓她以美色或肉體換取特定人士(在香港兩三個星期要做朋友的神豬、營建署辜獻忠、廖隊長)的好處、把棠寧當作人頭存放洗錢的三十億,最後不惜讓女兒成為代罪羔羊,讓她葬身海上。棠真對棠寧(大抵上)是無愛的,認為棠寧沒有做好媽媽的角色而對她冷言冷語,在棠寧要帶著棠真逃離台灣時,假借打電話給補習班老師,卻是毫不猶豫地撥給棠夫人出賣自己的媽媽。林翩翩對Marco是無愛的,所以一直扣著他的身分證,不讓Marco享有自由。Marco對棠真是無愛的,所以在火車上粗暴、不留情地強暴了(算是)為愛走天涯的棠真。(在這之前棠真還不算是個無愛之人,畢竟她曾深深喜愛Marco,只是這份愛在火車上被摧毀殆盡,以至於)成年後的棠真對棠夫人是無愛的,在電話中喊著「救救她」,是因為不想要讓棠夫人善終,要棠夫人「長命百歲,萬年富貴」。從頭到尾,這些角色、這些劇情都反覆呼應著:「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無愛的未來。」

唯一有愛的人,是棠寧。雖然棠真始終不願承認有她這個母親,但棠寧仍試圖要拉近兩人關係:要棠真花五分鐘陪她買顏料、不希望棠真小小年紀就學什麼端茶送水的、最後明知逃不過棠夫人手掌心也希望能帶著棠真離開台灣。以及,在廖隊長那邊看到緬甸殺手段忠的屍體照片,棠寧是十分激動地回到棠家與棠夫人叫囂攤牌。雖然棠寧最後對著棠真說:「要活得像個人樣」,但她或許才是片中活的最像人樣的那個,最有愛的那個。也因如此,棠寧必須得死,才能讓整部片要呈現的真實-「無愛」貫徹下來;一如棠真在火車上要被Marco強暴了,才能毅然決然跳下火車,讓她心中的愛隨著斷腿就此遠去,因為這部片-「無愛」。

而說到「無愛」,不得不提片中的名言:「我是為你好!」(映後大合照時,惠英紅還數著1、2、3要大家一起喊出這句話)聽起來應該是那麼的大愛無私,其實背後可能只是自私地為了面子,為了自己好才說出這句話而已。又偏偏是這麼一句平淡的話,所以我想在這句台詞出現在片中時,大概所有在場觀眾都像是被利刃劃出鮮明的一刀吧,刀柄可能是握在父母、兒女、另一半或是摯友手上(大概就是一種「會被你騙的,都是那些願意相信你的人;會傷害你的,都是你身邊最親密的人」的這種概念吧。)想到這裡,忽然懂了惠英紅口中所謂「真實的東西」,不是只有白手套這種骯髒事,或是女人間的相互利用;當時願意相信有人把你當成「心中最軟的那一塊」,以為是與基層站在一起的同路人,在現實上或許正是那個說著「我是為你好」,但其實只是為他好的無愛之人。

 

「我是為你好!」就像把利刃,刀柄可能握在你最親密的人手上。

 

YukJi

YukJi

被少女時代的《Gee》成功洗腦而一頭栽進韓樂的世界,偶爾也會看看音樂性質的韓綜,比起劇情更關心韓劇OST。
YukJi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About YukJi

被少女時代的《Gee》成功洗腦而一頭栽進韓樂的世界,偶爾也會看看音樂性質的韓綜,比起劇情更關心韓劇OS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