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平常說不出口的OS|九一記者節,快樂?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9月到了,這個月份不只有中秋節、教師節,還有「記者節」,就在9月開始的第1天,很多採訪單位都送來「記者節快樂」的祝賀,連台北市長柯文哲臉書都分享了北市製作的「記者懶人包」,整理記者工作內容和相關權益(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柯P臉書看看)。

%e8%a8%98%e8%80%85os

但對記者而言,處在現在的媒體環境下,採訪單位一聲「記者節快樂」,真是充滿酸甜苦辣(至少我是),媒體環境不若以往單純,箇中滋味也自然相當複雜,以下分就酸、甜、苦、辣分別論述(認真口吻)。

・酸:替各行各業爭取權益,我們的勞權呢?(泣

最近七休一、一例一休議題吵翻天,每七天應有一天休假,原本是最基本的勞動權益,但幽默的是,不斷報導七休一進度的媒體,本身竟成了第一個跳出來的反對者,「跟著官員出訪很容易超過七天啊!」「國外出差怎麼辦?」

當然,這些特殊狀況會出現,但都是極少數的狀況,少數情況竟被媒體老闆們當成說嘴的藉口,想想也是滿無奈。儘管基層記者非常認同勞動部要落實七休一的決心,但呈現在媒體版面上的社論、特稿,多數卻都是批評,除了勞動部在執行政策時確有不周延處,但更多是為了資方自己的利益。

真正讓媒體老闆們擔憂的,是各媒體現在為了省成本,人力愈來愈精簡,有時連維持正常休假都有困難。同事若請長假出國,以報紙來說,都是一對一代班制,好一點的長官不會讓同事連續上班,會另外安排人力支援,但也有長官規定要落實代班,連上10天、12天等情形都有可能出現。

人力愈來愈精簡,每個人要做得工作愈來愈多,基層記者們只能站出來,自己組工會、上街頭,來爭取自己的權益,握有極大發語權卻難以為自己發聲,想想真是心酸。

・苦:愈來愈瑣碎的工作量、愈來愈追求的即時,愈來愈不好混的媒體環境(嘆

工時長也就算了,工作量愈來愈大、工作內容愈來愈瑣碎,記者已經不只是心酸而已,更有說不出的苦。

傳統紙媒已站在媒體轉型的生死交叉口,數位趨勢難以避免,但都得熬過一陣轉型的陣痛期。可怕的是,這陣痛期不知道需要多久時間,也不確定會不會度過,更是讓人感覺前途無光。

各報現在拼即時,已經到了近乎瘋狂的地步,從早到晚都可以看到「同一個」記者在發即時,發生的新聞事件發、臉書上誰又說了什麼也發,從早到晚都得面對來自各方的長官指示,精神不耗弱也難。

除了精神壓力,更嚴重的是對於新聞價值的混淆。總試圖找到有點閱率的「好新聞」,但很多時候點閱率和新聞內容品質還是成反比,有點閱率的新聞可能只是某個人的臉書、網誌,有時難免懷疑起,若只是「抄」就有點閱率,那記者的價值又何在?

・辣:奇形怪狀的網友留言,心臟要強一點(挺

工作多又雜,已經承接到手忙腳亂,還常常要面對一些「奇形怪狀」的網友留言,例如,有網友會沒來由在你某一則新聞下,突然留言罵「這位記者拜託你念點書好嗎,這種新聞也寫得出來,OO##」,但整則留言看完,對方沒有留下到底問題點在哪、哪句話哪個段落有錯,網路世界又全部匿名,我想改也沒辦法啊!(崩潰)

也有網友透過臉書肉搜找到你,氣沖沖質問「某某新聞為什麼可以變新聞,這是很新或很重要的東西嗎?我們也有做啊OOXX##$$。」

好吧,每個人都有他認知的「新聞」,但你的認知不一定是我的認知,你所認定的「不是新聞」,也不代表一定不是新聞,只是凸顯臺灣社會愈來愈不尊重專業(腦海小劇場—這時網友會跳出來罵:臺灣記者素質低落,早就沒有專業了!)。

還有同業明明是寫一條溫馨的助人新聞,也會被網友認定有政治色彩在,然後留言「OO報不意外、XX報重工」,讓人哭笑不得。

面對這種情況,我曾經一度很在意,會著急想怎麼辦、要怎麼解決,但時間久了就會發現「認真就輸了」,不需要去和網友吵,因為各有各的想法,不如就心臟強一點,互相「尊重」,讓彼此各自抒發感受吧,不然怎麼辦呢(攤手)。

・甜:採訪時的小小回饋與成就感,是繼續堅持的動力(握拳

雖然前面講(抱怨)了這麼多,但至少到現在,我還在這行沒有離開,除了經濟考量外,更大的原因是,我還是相信採訪、報導所能帶來的力量和效果。手上握得筆可以殺人,但也可以助人,可以寫出內容農場的內容,但也能找到社會中現有的問題及政策盲點。

曾經,有受訪者感謝我,因為我的報導讓某議題更受重視,政府官員也來關注;也有社福團體來道謝,說報導讓他們滯銷的產品能夠銷售出去、年度收入有著落。

小至幫助個人,大至喚起政府重視,這些點點積累下來的回饋及成就感,是當記者最大的「樂」,也是願意繼續待在這環境努力(掙扎)的原因。

但,未來的環境會變得如何,誰也說不準,千奇百狀的情緒在心中像圓餅圖一樣忽大忽小,能不能繼續在這塊環境中生存,就看哪天甜已經無法掩蓋酸苦的比例,或許就是離開的一天了。

賞祥

賞祥

畢業自傳播相關科系,
大學確立當記者的志向,
畢業後一腳踏入媒體圈,至今約3年,
仍在這領域努力累積、學習著...
賞祥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About 賞祥

畢業自傳播相關科系, 大學確立當記者的志向, 畢業後一腳踏入媒體圈,至今約3年, 仍在這領域努力累積、學習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