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的西西歷險記|05 擺地攤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擺攤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有點像是旅行的時候,不知道會碰到什麼樣的人,而且一旦有人露出好奇的眼光、甚至願意掏錢購買,那種開心的感覺比起在臉書貼文被按讚還高出好多倍。人與人直接的交流似乎比起虛擬世界更動人,而且那無關乎金錢。

 

一切都是這樣開始的…2015年,我在西班牙念碩士,寫過一篇這樣的日記:

 

去年在某次旅程的blablacar(網路共乘平台,可以搜尋並預定與自己能分享相同路線的旅客及車主,分攤油錢旅行)車上,遇見兩個阿根廷女子,一路編手鍊擺地攤販賣,到處旅行。「你就像吉普賽人一樣流浪討生活。」開車的波蘭男子對女子A這麼說。她留著一邊剃得短短、另一邊長髮編成dreadlocks的髮型,腰間掛著小包包,兩隻手上掛滿了自己編的手環。女子B是半路上開始跟她學的,我坐在她身旁一邊聊天一邊看她熟練地編著,後來她編了條簡單的辮子式手鍊送我,到現在我還掛在腳踝上。

那時候我開始想,何不我也來自己編手鍊賣呢?老是很愛在市集和攤販亂買東西,手鏈、耳環、卡片之類,應該要顛倒身份,體驗看看作為販賣者的滋味是如何。回到瓦倫西亞之後,我上網找編手鏈教學,卻實在沒興趣依樣畫葫蘆;況且大多數人賣的都是些鮮豔顏色或螢光色的手鍊,花樣也不出幾個模式。……後來我學會了用五條繩編辮子,又學了一種現在很流行的剩布編織,自己邊做邊想,編了十幾條手鍊。這個工作並不容易,得想配色、哪裡串珠子、花樣等,還得有好手藝,否則編出來就像我的第一個作品一樣歪歪扭扭。

在此同時我又旁聽學校的版畫課,做了幾幅旅行的印象。我選擇尺寸最小的鋅板,印了好多張版畫,有些當明信片寄給朋友,有些則是打算拿去賣。能靠自己的手藝賺錢是一件迷人的事。

二月時我去了一個複合文化空間,參加每個月舉辦一次的創意市集。正好一年前與朋友逛過一次,當時我們就開玩笑的說改天也要來賣東西。專門做衣服的俄國室友和她的朋友,我們三人擺了個小小的攤子,千辛萬苦的把借來的桌子和一皮箱的衣服扛去,擺了五個多小時,一毛錢也沒賺到。兩個朋友都說不會再來第二次了。三月時我又去了一次,我想總得試個兩次再下結論吧!三月是瓦倫西亞最熱鬧的法雅節(Las Fallas),人比上次多一些。一個女子買了我的版畫:「太美了!我很喜歡。」一個男子買了我的手環,立刻戴上。有人欣賞自己的作品令我雀躍無比,給了我更多信心。

四月份,我大著膽子直接到街上擺攤。室友Elena幾乎每天晚上都到舊城區散步,有一次回家後她告訴我在街上認識了一個擺攤的阿根廷人(又是阿根廷!):「你也跟他一起去擺攤呀!只不過要躲警察。」復活節假期的最後一天,我臨時起意地帶著我的版畫明信片和手環們,隨便抓了條踩腳墊,就去擺攤了。中午兩點左右,經過舊城區,我有些緊張的觀察了一下四周,在幾個攤子間晃來晃去,有賣繩編首飾的、賣二手書和衣服的,最後決定擺在兩個賣手環項鍊的女生旁邊,位於聖母廣場和女王廣場之間的過道。

我對她們說:「我今天是第一次來,可以擺在你們旁邊嗎?」其中一個短髮的冷冷淡淡的說:「可以呀,你可以擺在旁邊那張長椅。」坐下來,擺好我的商品,開始觀察起行人。這裡有很多觀光客經過,有些是西班牙境內其他地區的老人團,也有鄰近國家如義大利、英國、德國旅客,和中國、韓國、日本觀光團。我心想,出來街上擺攤是對的,就算賣不掉東西也可以當作欣賞都市風景。沒過多久一個全身銀色的街頭藝人拖著箱子來到我旁邊,跟我打招呼……他站在路邊裝雕像,有人經過時就突然動起來嚇人,然後用嘴巴裡的哨子講話,嗶嗶嗶地扮小丑惹人發笑。表演性質的街頭藝人和販賣手工藝品不同,他們販售的是「當下」,隨時得準備好,經過的路人很輕易的就會投下一兩枚銅板。而我則得事先在家準備,到了現場完全靠運氣,等待有緣人。

擺了兩個小時,看著眼前人來人往,偶爾有一兩個人停下來看看。肚子餓得要死,午餐都還沒吃,……四點半,我決定收攤,…….這時候經過一個爺爺和貌似孫女的女孩,停下來看我的版畫,立刻挑了四張,我又驚又喜:「一幅四歐。」爺爺說:「太便宜了!這很費工吧!」他拿出二十歐元要我找零,我在錢包裡翻來翻去,結果他就說:不用找了,瀟灑的把我的版畫夾在一本書裡,挽著孫女走了。我再三道謝,心想:「也太幸運!竟在收攤的那一刻一口氣賺了二十歐!」於是第一次擺攤就開開心心的結束了。

兩個禮拜後,我又去擺攤。和上次一樣的位置,這次只有賣手環的其中一個女孩在。她也留著一邊短一邊長的dreadlocks,左耳垂帶著闊洞耳環,下巴也穿了洞,穿著鬆鬆垮垮的飛鼠褲及寬大t shirt。原來她也是阿根廷人,名叫Belén,來自Buenos Aires,在阿根廷和其他南美的國家到處擺攤,來西班牙已經四年了,十年來都是這樣靠擺攤賣手藝為生。太浪漫了,我決定當一個擺地攤人類學家,參與觀察,聽街上的人說故事。這次擺了三小時,賺了12.2歐元。不像第一次覺得時間漫長得近乎凝滯,這次一個小時感覺咻一下的就過了。

第一個顧客是一位媽媽,告訴我她有個中國女兒,今年十四歲,領養時才十三個月大,「她也在做一些編織的手工藝,也許哪天也要像妳一樣出來擺攤。」……將近六點鐘,Belén說:「朋友,看!來了!」五十公尺遠處,站著兩個警察,「那種穿黃衣的才要躲,看到他們就要趕快走。有時候他們會說:『這邊不能擺』,但也不一定會趕人,得看情況。那些表演音樂或裝成雕像的街頭藝人是被許可的,我們這種賣東西的就不行,很奇怪吧。」不過她擺攤這麼多年都沒被罰過錢。然後她又告訴我另外幾個她會去擺攤的地點,每個地方性質不太一樣。我又開開心心的回家了,看來我賺到的錢似乎算是在此區的正常收入,畢竟路過的人多,願意掏錢的觀光客也多。……

回家後和二十三歲的室友妹妹聊天,她是西伯利亞知名美術系畢業的,說她上週才去舊城區畫肖像賺錢,一幅十歐。房間裡貼著大幅的西班牙國王和皇后肖像,打算去貼在一個廢棄空屋牆上!我想,藝術家就是要這樣過著充滿創造性的生活吧。

 

                              
在瓦倫西亞舊城區擺攤。第一次時只帶了一條白色踩腳墊就去擺攤了,慢慢地經驗多了,還拿厚紙板畫夾做成販賣展示架。

 

去年(2017年)夏天,朋友告訴我在花蓮舉辦的「海或市集」,我不曉得這個市集已經行之有年,第一次去簡直讓我不敢相信,以為自己來到了歐洲某個鄉下的嬉皮村落。沒想到台灣也有這樣的一群人呀:留著長到屁股的一串串髒兮兮dreadlocks頭、穿著手染花布的鬆垮飛鼠褲、女生個個膚色曬得黝黑並且穿著手編繩比基尼走來走去、男生打赤膊或是穿吊嘎…據我觀察,好多人已經連續很多年都來參加這個盛會了,這一年似乎規模更勝以往,總共有三百多個攤位呢…。很多人賣手染布做的包包或衣服,也有很多攤位收錢幫忙畫畫像或是即興繪畫,也有人幫人編髮或是畫印度henna彩繪紋身…。主辦的單位是個民宿,由於參加者眾,晚上只能搭帳篷睡覺。我帶了一些壓克力畫以及絹印明信片,生意算不上很好,但算是一次特別的旅行經驗。

 


海或市集擺攤,攤名是「丁丁遊牧畫室」,賣木板壓克力畫、海邊漂流廢物彩繪、手工絹印明信片。

 

後來我又到台北的「Retro印刷Jam」印刷店擺攤,沒有賺錢,純粹嘗試了設計AR傳單,挺新潮的。

 

幾天前,我到「華山大草原」擺攤子,這次不是賣作品,而是「免費廢物市集」。我從小就有囤積物品的壞習慣,許多漂亮的包裝紙、信封信紙、紀念徽章…等等都捨不得丟掉,加上無數個活動紀念包包及衣服、為了小朋友畫畫課而購買的材料及容器……終於下定決心清理一番,不要再讓它們躺在暗無天日的櫃子裡生灰塵了~拿出來通通送人,延長它們的生命吧!這樣的市集似乎也是近年的新現象,意外的又觀察到了另一類「人種」的聚集。

從擺地攤及旅行之中,我看到了生活似乎有很多種可能性,也看到了各種願意以非物質的形式交換物品的人、不喜歡金錢交易而願意做實驗的精神。重要的是,必須要好玩!

馮銘如

馮銘如

一個喜歡畫畫和旅行的人,作品在這裡:https://www.minlufeng.com 。自有記憶以來就很喜歡畫畫,上大學後愛上登山、旅行,渴望靠著自己的雙腳走向遠方。曾經是人類學學徒,後學習藝術創作,喜歡隨手記下旅途所見,以簡單的線條及直觀的手法作畫。目前主要的創作為油畫、壁畫,在丁丁畫室https://www.facebook.com/estudiodingding/ 教小朋友畫畫,還有...發揚丁丁精神!
馮銘如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About 馮銘如

一個喜歡畫畫和旅行的人,作品在這裡:https://www.minlufeng.com 。自有記憶以來就很喜歡畫畫,上大學後愛上登山、旅行,渴望靠著自己的雙腳走向遠方。曾經是人類學學徒,後學習藝術創作,喜歡隨手記下旅途所見,以簡單的線條及直觀的手法作畫。目前主要的創作為油畫、壁畫,在丁丁畫室https://www.facebook.com/estudiodingding/ 教小朋友畫畫,還有...發揚丁丁精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