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裡吐氣|前傳:我如何變成在土耳其的「土氣」台灣姑娘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土耳其進行式,第三年。

在台灣,很少人叫我本名,到了土耳其,因為記憶太差,總是記不住外國人的名字,所以想:「如我就用中文名字好了,你們的名字我記不住,但你們也記不住我的,互不相欠!」所以每當自我介紹完,過五分鐘從新再互問一次對方名字時,誰也不尷尬。

大學念傳科,選系時的唯一目的是,有名正言順的理由出遠門、上山下海跑新聞。
沒想到新聞找著找著,布告欄盯著盯著,抓住了一個畢業後能往土耳其的公告。

我大概不會告訴你:「如果人生可以選擇,我絕對還是會選擇來土耳其。」但我很謝謝當初的機會,和我當時非來不可的衝動。

大學畢業那年,給自己的禮物是用大學四年打工的積蓄到美國打工度假,六月中出發,預計十一月初回台灣面對下階段的人生。只不過,下階段的人生開始地比我想像中的早。

那年的七月底,我收到土耳其的入學通知,收到信才想起「啊!我都忘了我有申請!」這封錄取通知寫到,學期將在九月中下旬開始,也就是說我必須在八月底前,回到台灣簽署合約,否則視為棄權。

每個做決定當下的心境都或多或少也決定了每個決定的走向,大概很難想像我就在這段短短的時間裡,「匆忙地」下了決定,向雇主提出提早離職的請求,改了機票時間。八月中回到台灣,一個月後我就在前往土耳其的飛機上,而現在已經是我在土耳其的第三年。

來土耳其之前,對於土耳其的所知僅限於:土耳其冰淇淋、沙威瑪,以及主要的宗教信仰是伊斯蘭教。說白一些,就是比一無所知再好一點,但還是無知。

其實會來到土耳其,是因為太好奇真實的伊斯蘭世界是如何,記得大學時選修過一堂名為「伊斯蘭文明」的通識課,那時候,課越上越覺得疑惑:「怎麼課堂上裡的伊斯蘭文明都是些美好和平的理念,而我們日常接觸的新聞媒體裡,總是伊斯蘭教徒的恐怖攻擊事件?」我心裡總想著:「所以哪個才是真實的伊斯蘭世界!」

只是沒想到土耳其待久了,人也跟著土了,而且還是不知不覺地那種。我從來沒想到我被這麼潛移默化地被影響著。直到上個月,我的大學室友來土耳其陪我呼吸十二天這兒的土空氣,離開時對我說的一句:「連道別都很土!」加上我們這幾天相處下來,我發現,自己已經不是一個典型的台灣人了!但,話說回來,我也還沒有那麼土,「沒想到你在土耳其都快待兩年了,還是個典型的亞洲女孩」說這句的是去年暑假回台灣時一個朋友對我說的。

所以綜合以上,我大概是慢慢地在土耳其活成一個有點「土」氣的台灣姑娘。希望在這裡分享我日常的台土混合式生活─簡單來說,就是無論是台灣人還是土耳其人都無法完全理解的生活風格。

Jiayu

Jiayu

大學念傳科,選系時的唯一目的是,有名正言順的理由出遠門、上山下海跑新聞。
沒想到新聞找著找著,布告欄盯著盯著,抓住了一個畢業後能往土耳其的公告。
土耳其進行式,第三年。
Jiayu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About Jiayu

大學念傳科,選系時的唯一目的是,有名正言順的理由出遠門、上山下海跑新聞。 沒想到新聞找著找著,布告欄盯著盯著,抓住了一個畢業後能往土耳其的公告。 土耳其進行式,第三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