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裡吐氣|光棍節的聯想── 甜言蜜語的土耳其日常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離開台灣太久,竟不知道台灣現在也有在過光棍節。朋友因為工作的關係,蒐集光棍節社群相操作的資料,傳了一個某臉書專頁的貼文給我。哎呀!不看還好,一看發現在這些專為光棍節「脫魯」設計的甜滋滋對話,對於生活在土耳其甜滋滋的甜言蜜語文化中的我,竟然只是日常對話的一部份。

雖說這是土耳其日常,但話說回來,我個人覺得這些「脫魯」秘笈,在台灣應該是看一看笑一笑,娛樂性高於實際操作效果的材料吧。如果有人真的實際應用,應該會收到無數白眼!畢竟姑娘我也是翻盡無數白眼才習慣這種甜滋滋對話的土耳其日常。

那就藉這個機會跟大家分享一下土耳其人的日常甜言蜜語!

想當年,身邊所有剛到土耳其的外國學生,很快就都感受到土耳其的甜言蜜語可是滲透到日常生活中的時時刻刻,威力真的不容小覷。在土耳其文語言學校的老師有一天就心血來潮地問大家:「你們聽過那些類似於『親愛的』的代名詞?」「親愛的」的土耳其文是「Canım」,但其實「Canım」在土耳其文裡,逐字翻譯是「我的靈魂」的意思。從意義和用法,或以衍生意義翻成中文就作「親愛的」。

這個「親愛的」是土耳其甜言蜜語基本款,從喚路上的阿貓阿狗,到初次見面的客人,或者至親至愛都適用。土姑娘我有時候也是搞不清楚對方是什麼用什麼心情用這個詞。

話說回來,這堂課的最後,教室裡半面黑板都是「親愛的」的甜蜜蜜代名詞,我想這些土耳其的日常用語,在中文中大概只會出現在詩句中吧!那堂課下來真是大開土姑娘的眼界(當然那時候還一點也不土)。

 

 

舉幾個常見的例子:我的玫瑰(Gülüm)、我的花朵(Çiçeğim)、我的寶貝(bebeğim)、我的甜心(Tatılım)、生命(hayatım)……真是族繁不及備載。而且,重點是這些詞的應用範圍超級廣泛。例如,鄰居阿姨總是「Gülüm、Gülüm」地叫我,宿舍管理員則是開口閉口hayatım,餐廳阿姨每天都以「早安Tatılım」作為招呼語,同學一起離開學校分路回家時總會對我說「掰掰bebeğim!」。

也許嘴巴甜沒什麼不好,於是,在這兒的外國人就很容易被同化。當初我剛到土耳其還完全不習慣這個甜言蜜語文化的時候,第一次被邀到一對台灣夫妻家作客,初次見面,忘了是講什麼講到一半,女主人就直稱我「親愛的,……」當下的我真的頓時語塞,心裡想說在台灣好像還沒有被人這樣叫過呀!

再拿一對中國夫妻做例子,有一次幾個華人吃飯聚會,丈夫對妻說:「親愛的妳這……」然後一個坐在一旁剛來不久的女孩說:「哇!這麼甜蜜,還親愛的!」妻子連忙解釋:「在土耳其久了,大家『Canım Canım』叫慣了,說『親愛的』就跟說『你好』沒什麼區別!」

結果,這幾年入境隨俗後,有一次跟台灣朋友視訊,一不小心就脫口而出「親愛的,……」然後這位朋友立刻說:「你剛剛說什麼!好好聽!」這下才發現我完完全全「土化」嚴重。今年暑假回台灣的時候,真的是時時刻刻在注意自己有沒有不小心就講了「土式甜滋滋中文」……也許現在這篇文章也是由土式中文構成,但我卻渾然不覺。

那麼,這次就先跟大家分享基礎版的甜滋滋代名詞,其他部分有待下回分曉了,順便督促姑娘在步調慢台灣很多拍的土生活裡還是要記得寫文章。

 

Jiayu

Jiayu

大學念傳科,選系時的唯一目的是,有名正言順的理由出遠門、上山下海跑新聞。
沒想到新聞找著找著,布告欄盯著盯著,抓住了一個畢業後能往土耳其的公告。
土耳其進行式,第三年。
Jiayu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rint this page

About Jiayu

大學念傳科,選系時的唯一目的是,有名正言順的理由出遠門、上山下海跑新聞。 沒想到新聞找著找著,布告欄盯著盯著,抓住了一個畢業後能往土耳其的公告。 土耳其進行式,第三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