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色蜘蛛網|好遠又好近 那些在國際巨星身邊的日子 (其實也只有三天)

我從未想過能跟國際巨星如此靠近,那不是只能在好萊塢手印大道上的幻想嗎?我跟他最接近的時候,我們之間的距離只有0.01公分,他對我一無所知,二十四小時之後,他愛上了另一群人…。「好遠又好近」是我近期的工作心得,跟大銀幕上的明星近距離接觸,做他們的貼身保母,還得壓抑自己的迷妹心態,極力保持專業素養,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銀色蜘蛛網|我又換工作了之臺灣電影行銷有感

我揮一揮衣袖離開了廣告公司,在朋友的引薦下投入了電影公關,專職電影活動與行銷。這個工作最興奮的部分是比一般人更早得知即將上檔的電影,幫新片定錨找亮點,很接近我的個人志趣。接下來,我將會為大家揭開電影產業的秘辛、八卦、血汗、辛酸…在我不會「被消失」的前提下,盡 力 爆 料。

銀色蜘蛛網|離職就離職,哪裏有這麼多為什麼?

「主管,謝謝你長期以來的照顧,我因為個人生涯規劃的關係,決定就職到這個月底。」一封辭呈,三段謝言,我離職了。聽到這消息後,一卡車的問號排山倒海而來:「為什麼要走?」「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是不是薪水太低?」「是不是想換個環境?」我被迫也確實該要好好思考這些問題…

銀色蜘蛛網|我並不是「魯蛇」

「35歲還沒有買房,算不算魯蛇?」「大學畢業卻月領22K,根本養不起自己,是不是很魯…」不知道從麼時候開始,這樣的言論如台北溼冷的冬風般刺骨,就算穿再多衣服,還是敵不過那股寒意,拼命地凍結你身體的每寸肌膚和曾經炙熱的心。

銀色蜘蛛網|我與李奧

那年的我九歲,拉著父母的衣角走進了幽暗的大廳,撲通蹬上搖搖晃晃的絨布華椅,看完大銀幕上演出淒美的愛情和波瀾壯闊的船難,回到家整夜反覆難眠。原因不只是第一次看災難場面心中留下陰影,更大原因是被綠色眼珠、陽光笑容的男主角煞到。魂牽夢縈了一晚,我決定去查他的真實身分,他的名字好長,我花了兩天的時間才背起那些字母”Leonardo DiCaprio”,那是我與李奧第一次的邂逅。

銀色蜘蛛網|單身教我的七件事

最近7-11推出了一支微電影,內容講述一個正妹女友不停奴役男友幫她買票、買消夜、繳費等雜事,男友最後竟然落得被甩的下場。沒想到(前)女友還厚顏無恥要求男友繼續為她排隊買票,但男友非但沒有覺得羞辱還好傻好天真說:「誰說分手就不能幫她做事情」。

銀色蜘蛛網|《我的少女時代》 ── 成熟大人的半熟宣言

有人說,2014是國片的關卡年,我倒覺得是「卡關年」,為了商業市場,拼了命地遞出各種搞笑喜劇或歷史鉅片,可惜都無法叫好又叫座。但今年陳玉珊做到了,她用一個純愛故事,包裹著對90年代的懷念,以及當代社會的控訴,我想看完這部片不只是緬懷青春,更高興的是在一昧追求市場的洪流中,此片樹立了新的典範,用流利地鏡頭語言講述大人的青春本事。

銀色蜘蛛網|老闆!我不要變成24個比利!

關於我上一篇文章,是以一個廣告企劃的身份來抒發己見,但最近,我的身份有先轉變了。因為我也協助casting、製片、美術、甚至到後續的盯剪都要包辦,當然不是因為我能力出眾,只因為公司人力短缺,所以一人當兩人用。坊間這種企劃兼執行製作其實也不少,尤其是綜藝節目最需要這種多功能的人才,最好還能包剪接、後製、過音,一人生產線搞定。

銀色蜘蛛網|一個廣(菜)告(鳥)企劃眼中的廣告良心

身為一個廣告企劃,我接觸到的客戶通常是拍形象廣告居多,不論是公司、品牌、產品的廣告,大約有9成9的客戶會提出:「能不能請外國人來拍?我們公司希望國際化一點」。當然從廣告的本質而言,傳遞一個對自己有正面利益、對消費行為有鼓勵效果的訊息,「國際化」當然是時勢所趨。但是,國際化指的是將幾個白人擺放在會議席上,看著台上的小亞人做簡報,聽完之後拍手叫好,上前與之握手表示達成交易嗎?

共誌寫手|林組長|銀色蜘蛛網

商機有限,喜樂無常,影視圈就像一張網,讓人掙不開也逃不脫,一如蜘蛛活在自己編織的網中,吞噬獵物,也等著被獵物吞噬。在這影視這塊大餅中,幕後人員始終扮演著苦命的角色,擺脫不了依附觀眾的命運,一如困在網中的蜘蛛,這張糾結著大銀幕愛恨情仇的網,我們稱之為-銀色蜘蛛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