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宮也還在思考|你的腦袋不是你的腦袋

我的政治立場算是極為鮮明,從地域、歷史、政治現實到文化認同,無可撼動也不諱言。好巧好倒楣,前陣子來了一個行銷專案,意識形態跟我完全相悖,從接洽、提案到執行,我毫無怨言,因為每一秒都苦不堪言。(噢,好想鉅細靡遺跟大家分享喔,但是基於商業道德和違反保密合約會被告,無緣訴說了)若說傳播工作工時太長是令人反彈,那傳播工作充滿有違理念的事是令人反胃。

銀色蜘蛛網|單身教我的七件事

最近7-11推出了一支微電影,內容講述一個正妹女友不停奴役男友幫她買票、買消夜、繳費等雜事,男友最後竟然落得被甩的下場。沒想到(前)女友還厚顏無恥要求男友繼續為她排隊買票,但男友非但沒有覺得羞辱還好傻好天真說:「誰說分手就不能幫她做事情」。

嗨你好我的工作是記者|即時新聞與日報記者

日報記者的截稿時間配合報社編輯印製,一般都是晚上六點到八點半左右,一天工作除了早上記者會、中午回到記者室吃飯,下午都是找題目、找線索、問回應、找資料的時間。不過,自從即時新聞上線後,生態改變劇烈。首先就是記者從搶快到變成錯誤百出,而常為外人詬病,但我這裡想分享幾個即時新聞實務操作過程…

問編輯一個問題|作家是不是都很會拖稿?

為了親身示範拖稿這件事,敝專欄也隔了很久才更新(結果根本沒人發現),卻發現編輯大人對此寬容以待、萬般縱容,實在是天使下凡。(拖稿後對編輯百依百順勤加讚美是很重要的補救技倆)至於為什麼自己也身為編輯卻這樣殘害同類,只能說我用心良苦(才不是)。

本宮也還在思考|秤上的行銷

我有個要好的同學,一起奮戰歷經大學及研究所的青澀時期,後來他出國壯遊半年,回台後任職一家知名企業的PM,主要負責行銷事務。某天半夜接到他的電話,聽見他無奈地說:「產品力本身就爛,是要怎麼行銷?」比起抱怨,更多成分是真心交流。完成積累智識的學業和開拓眼界的行腳,我們還是得面對如此根本的問題,彷彿依然青澀,實務另有一套需要時間才能參透的哲學。

問編輯一個問題|○○○作家是不是很難搞?

自從合作過的線上作家愈來愈多,一些朋友私底下愈來愈常問起這件事。想知道平常在書裡教我們如何用笑語化解人際糾紛,保持積極樂觀正面思考,或溫柔待人諄諄教誨、感性文藝傷春悲秋的某某名作家,是不是私底下也如此頭頂光環、腳蹬蓮花、身披鶴氅、手拿心經(這到底是什麼妖怪),總之就是慈眉善目並且智慧過人…

問編輯一個問題|為什麼上禮拜交稿了,今天還沒看到書?

其實「為什麼上禮拜交稿了今天還沒看到書」,這個問題是「編輯到底都在做什麼」的異端變態型,只是發問者不再是一般懵懂的大眾讀者,而是好不容易脫離寫稿地獄覺得世界終於又自此開始(繞著他)旋轉的作者們,或者長久脫離(或從未曾參與)編輯實務、終日埋首財務報表、喜歡對編輯進行非人道迫害的出版社大大大老闆們。

銀色蜘蛛網|老闆!我不要變成24個比利!

關於我上一篇文章,是以一個廣告企劃的身份來抒發己見,但最近,我的身份有先轉變了。因為我也協助casting、製片、美術、甚至到後續的盯剪都要包辦,當然不是因為我能力出眾,只因為公司人力短缺,所以一人當兩人用。坊間這種企劃兼執行製作其實也不少,尤其是綜藝節目最需要這種多功能的人才,最好還能包剪接、後製、過音,一人生產線搞定。

問編輯一個問題|編輯到底是在做什麼?

話說在臺灣當編輯,相較於較熟悉「編輯」的歐美地區,似乎經常要面臨這個問題:「編輯到底是在做什麼?」小時候剛進出版的時候,我們都會很天真的想,這是一個「老闆花錢請我來看書」的天職,然後大概過了三天這個幻想就會被那些令人驚嚇的稿子所粉碎,接著你會發現,大家之所以以為編輯無用武之地不知道在幹什麼,就是因為我們一直以為「作家都很會寫東西」。

銀色蜘蛛網|一個廣(菜)告(鳥)企劃眼中的廣告良心

身為一個廣告企劃,我接觸到的客戶通常是拍形象廣告居多,不論是公司、品牌、產品的廣告,大約有9成9的客戶會提出:「能不能請外國人來拍?我們公司希望國際化一點」。當然從廣告的本質而言,傳遞一個對自己有正面利益、對消費行為有鼓勵效果的訊息,「國際化」當然是時勢所趨。但是,國際化指的是將幾個白人擺放在會議席上,看著台上的小亞人做簡報,聽完之後拍手叫好,上前與之握手表示達成交易嗎?

吳家銘:技術在變,堅持品質不變

戴上老花眼鏡,人稱「家銘哥」的吳家銘正在操作新進的 edius 數位剪接軟體,「文字過音完通常沒幾分鐘的時間,帶子就要上了。但現在趕帶,沒有以前那麼快。」過去他操作傳統線性對剪機器是行雲流水,但現在換成數位剪接系統,從最初的一竅不通甚至反抗,到硬著頭皮嘗試,但仍不太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