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繼續赤裸,我們繼續遺忘? ――也談原一男經典記錄片《怒祭戰友魂》

今年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的片單依然精彩,於此我只以「特別放映」單元裡原一男導演的經典、三十年前的紀錄長片《怒祭戰友魂》,作為討論與推薦的對象。《怒祭戰友魂》備受國際關注,已有的影評或討論很多也似乎充滿爭議,主要集中在紀錄片的倫理議題,以及如何看待片中主角奧崎謙三這個人物上。

我受夠了…與淚同行

本來不是很想花力氣寫《與神同行》,因為覺得不需要再幫它宣傳。但是前幾天看到王浩威也讚不絕口,甚至說看完這部電影動搖了他長久以來不喜歡韓國的情意結。覺得真是不可思議,那就,還是說一下好了。

最後一滴血…觀音

日前刊出的〈《血觀音》機關算盡?就是沒算這一件……〉一文獲得許多朋友的閱讀和回應,除了很感謝大家並希望能夠繼續支持《共誌》,我覺得也有義務要再補充一些資訊。但這會是我個人對《血觀音》的最後論說了。

植劇場的一年後

走過一年後,戲有下檔的時候。植劇場留下什麼?特別對於瀕臨創作人才、觀眾大量流失的電視圈,植劇場的經驗特殊嗎?以一個最近重拾看電視樂趣的觀眾角度來說,我注意到的反倒不是個別內容的特殊性,而是制度上的特殊性。

「豬哥亮們」的演出不只是一場秀

豬哥亮一生起起落落、精彩萬分,留下的作品是台灣娛樂文化的重要印記。像他這樣從泥土鑽出來的主持人有著豐富的人生閱歷,以致能輕易地掌握觀眾的心理與需求,也讓過去以歌星為主體的秀場有了改變,主持人不再只是串場角色,反而成了節目的主角、主秀,甚至是粉絲追逐的巨星,黑幫手中的搖錢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