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姵嘉:我想要更多磨練演技的機會

2009年黃姵嘉以迷你劇集《查無此人》,第一次演電視劇就入圍金鐘獎最佳女配角獎。黃姵嘉外型嬌小甜美,演技也備受肯定,她可以演偶戲劇(《好想談戀愛》),也可以演小清新電影和寫實短片。這樣一位表演能力持續提昇,努力的演員,她對臺灣電視產業的發展有什麼觀察與想法?以下是《共誌》的專訪。

吳慷仁:我們需要一些勇氣

吳慷仁當演員之前做過四十種工作的豐富人生經歷;他也是一個十分關心社會議題的演員,經常在臉書抒發己見;但是卻不是那種自以為「是名人就是專家」的大放厥詞。這樣一個認真、有想法、關心社會的演員,怎麼看待當前臺灣電視戲劇圈的問題?以下是《共誌》的專訪。

第十期|編輯室報告

第50屆金鐘獎引起的話題和風波不小,不枉了50這個整數。不過這回大家的關注焦點是綜藝節目(多虧了吳宗憲啊),卻忘了臺劇其實也正處在一個充滿變化的關鍵期!

身而為人 焉能無感 ── 我看黃淑梅2015紀錄片《給親愛的孩子》

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之後,臺灣的反核聲勢重返高峰。記得在隔年的反核大遊行中,我帶著當時四歲的女兒第一次上街頭。遊行和反核這些概念一時難以解釋,我只先跟她說:「我們跟大家一起去保護地球、保護臺灣。」她立刻欣然同意,興奮地跟我出門。我問她原因,她一副為什麼我還需要問的表情,說:「因為我們住在這裡啊。」

《愛琳娜》奮力開花 那政府呢?

南韓「電影教父」導演林權澤,也曾說出呼應林靖傑的話,他說:「假設世界是一個大花園,而每個國家就像是一種獨特品種的花。韓國雖然是小國,但是我們也有權利在這個大花園裡展示我們自己。」當初南韓導演的努力和心聲,南韓政府不僅聽到了,還拿出跟美國抗衡的勇氣和魄力,於是造就了南韓近20年來的電影復興。台灣的政府呢?就請從保障《愛琳娜》的上映時間做起吧!

宮崎駿動畫的三個「謎」:環保、反戰、兒童

在解釋製作《神隱少女》的初衷時,宮崎駿講了一段十分感人的話:我只希望他們(十歲小孩們)能夠明白,這個世界其實是深奧悠遠又繽紛多采的。他們所處的這個世界有著無數的可能性……他們只要知道這個世界是豐富多樣的就夠了,知道他們其實擁有這世界就夠了……。最後我要對他們說的是,「沒問題,妳絕對做得來」,我真心想要傳達這個訊息,所以才製作了這部電影。

第九期|編輯室報告

或許是影視材料來源和選擇太多的反作用,我和許多在大學教書的朋友們都有同感:現在年輕人看的電影數量實在很少。每次在課堂上舉例詢問,「看過xxxx這部電影的請舉手」,舉手的人總是寥寥可數,即使是最商業的大片,看過的人也不算多。但我想我會永遠記得,一次偶然機會剛好問到《霍爾的移動城堡》,全班四十幾個人幾乎都舉了手的景象。

我最愛的宮崎駿 ── 台灣宮崎駿粉絲意見大調查之一「最佳影片」

觀看宮崎駿動畫應該是台灣「五年級」後段班一直到「八年級」,甚至「九年級」觀眾的共同經驗,龍貓、千尋、霍爾這些角色,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吧!《天空之城》或是《龍貓》的音樂一旦響起,應該也有很多人能夠很快哼上幾句!在台灣觀眾的心目中,究竟哪一部宮崎駿電影最受歡迎?哪一個角色讓大家最念念不忘?哪一首音樂最讓人縈繞耳際?

決戰新聞異世界

9月28日晚間香港學生與群眾爭取民主的街頭運動遭到警方強力鎮壓,網路上來自國際媒體或香港在地媒體的新聞訊息迅速流通,但是台灣的24小時有線電視新聞台幾乎沒有相關報導。於是批評聲音四起,認為這麼重大而且跟台灣關係密切的事件,新聞台居然集體「沉默」或「淡化」…

我在柏克萊,我看反服貿運動

台灣的理性公共討論,到底可以如何實踐和展開,以創造具有在地社會基礎和特色的理想公共溝通情境,並對現實政治產生影響?學生、民眾、社團該怎麼做、扮演什麼角色?還有,很重要的是,媒體環境該怎麼配合?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如何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