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綜藝の道! お笑いさん不只是綠葉

伸出左腳後,再伸出右腳,就可以走路;兩隻腳的膝蓋一起彎曲,就可以坐下。」搭配國民健康操似的單調音樂和旁白,兩個把白色POLO衫紮進黑色運動褲裡,留著復古到滑稽的髮型的大人,在電視上雙手插腰地踮腳做著體操,主打著理所當然到沒有意義的台詞,日本雙人組合Cowcow的「理所當然體操」紅遍日本大街小巷,就憑著這個每次平均只有一分鐘的簡單體操…

「參戰」視覺系! ── 鐵粉專訪

「參戰」一詞流行於日本視覺系樂迷界,對他們來說踏入演唱會的場域就如同開始了一場戰鬥一般,表達他們對於樂團的死忠精神以及根植於心、如鐵一般的追團意志,然而透過plurk和twitter這些交流平台,以及日本的樂團官網,粉絲在上面能夠互相交流,這一詞也開始普及於台灣的視覺系樂迷文化裡頭…

韓國直播bang! 小視窗裡的美食連線

在韓國吃東西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講者提到「living to eat not eating to live」,然而現今物質豐饒,吃飽已不再是唯一關鍵,飲食甚至成為生活風格與態度的自我建構。韓國不僅有線上烹飪的cookbang,隨著科技的日新月異,現在還有線上直播吃飯的eating show ——mukbang(或是muk-bang),為韓語中「吃飯(meokneun먹는)」和「直播、播出(bangsong방송)」二字的組合…

24小時不停歇!闖蕩韓國的韓貨賣家

拖著半身高的行李,走在雪花飄、冷風吹的首爾街道,喀啦喀啦的輪子聲響忽然靜止,停在一個不起眼的路口,四處張望,密密麻麻的人群穿越擁擠的十字路口,光彩奪目的賣場招牌與漆黑的夜晚顯得強烈對比,一首首簡單節奏、輕快活潑的k-pop劃破夜晚的寂靜,揭開序幕。

日本獨立音樂 X 社會運動場景 ── 與宮入恭平對談

獨立音樂人宮入恭平,與吉他手KAMACHO 一起組了「宮入恭平with KAMACHO」樂團。兩個人,兩把吉他,卻能為觀眾帶來與眾不同的曲風。對於宮入恭平來說,歌詞與音樂同等重要。個人且纖細的歌詞展現宮入的生活經驗以及對於社會的看法,這或許與宮入恭平同時也是法政大學兼任講師相關。身為學者的宮入恭平專攻社會學、文化研究以及流行文化。

在日本的173天

當被問到「為什麼喜歡日本?」,我的回答總是「因為我喜歡日本的文化!」。沒有著迷的日本偶像、動漫,就是喜歡日本的文化。但說其實對日本文化也不是了解的非常透徹,或許是自從小時候第一次出國去日本旅遊的經驗,就對日本乾淨的環境、日本人注重的禮儀和生活中處處能發現的貼心的新奇發明,留下深刻的印象,而對日本有著美好的憧憬。

穿梭巷弄間的昭和初年 ── 青田七六與阿嬤電器行

自和平西路一段拐幾個彎後,便可漫步在青田街的巷弄之間,近代興建的老式公寓、連著幾棟的日式建築點綴其中,頓時古樸的氛圍圍繞四周,而隔幾尺的城市喧囂便拋在天邊。那臺北市中心罕見的矮平房,顯得年代久遠的黑色屋瓦,彷彿可以追溯到古早的年代和遙遠的異地–日本,吸引著在此處晃蕩的遊客。

非關武俠:《刺客聶隱娘》觀後感

侯孝賢的最新電影《刺客聶隱娘》,無論在國內外大都被當成是一部武俠片來看,但我以為從武俠切入來談《刺客聶隱娘》或評估侯孝賢的最新創作特徵,並不適切。相對於武俠,我比較覺得在這部新作中,侯孝賢首先是在談政治,其次則是愛情;至於武俠,只是留給電影商業市場去操作的概念而已。我在這一篇文章中將說明我的理由。

身而為人 焉能無感 ── 我看黃淑梅2015紀錄片《給親愛的孩子》

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之後,臺灣的反核聲勢重返高峰。記得在隔年的反核大遊行中,我帶著當時四歲的女兒第一次上街頭。遊行和反核這些概念一時難以解釋,我只先跟她說:「我們跟大家一起去保護地球、保護臺灣。」她立刻欣然同意,興奮地跟我出門。我問她原因,她一副為什麼我還需要問的表情,說:「因為我們住在這裡啊。」

演歌的誕生

作為一種感傷的音樂類型,演歌被視為傳統與真正的日本的音樂表達,「演歌是日本人的靈魂」(enka- wa nihonjin-no kokoro ),此說法普遍到連著名宗教學學者山折哲雄(Yamaori Tetsuo)都為此寫了幾本書來論證這種陳腔濫調之說。但從1990年代開始,以J-Pop泛稱的日本主流通俗音樂類型裡,演歌卻被排除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