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滴血…觀音

日前刊出的〈《血觀音》機關算盡?就是沒算這一件……〉一文獲得許多朋友的閱讀和回應,除了很感謝大家並希望能夠繼續支持《共誌》,我覺得也有義務要再補充一些資訊。但這會是我個人對《血觀音》的最後論說了。

我沒辦法喜歡《正義聯盟》—改編的致命錯誤

美漫迷可能有一個十分熱愛的角色,對於此角色的經典漫畫作品瞭若指掌,也期待電影會如何呈現此角色的複雜、深度或是如何在改編中創造新格局。但觀影過後,你往往只會得到一個差強人意、尚可的電影版本,而《正義聯盟》對我來說就是其中之一。

|對我來說這世界|對家的無盡依戀——《骨妹》

《骨妹》以澳門回歸作為劇情的轉捩點,控訴澳門的劇烈變遷,使得電影多了一分政治隱喻,然而導演徐欣羨以女性敘事的柔和力道,傾訴著無限的牽掛,講述了一個溫柔、暖心的愛情故事,故事中深情款款的是詩詩和靈靈,同時也是導演的家鄉澳門,無論澳門是好是壞,都是導演和主角心中無可取代的歸屬。